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官网

2008

时间:2014/2/25 0:00:00   来源: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管理委员会官网  点击:4524

导论:中国经济增长与地区经济合作进程

成思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名誉会长)

(根据“中国与亚太经济合作:现状与前景”研讨会录音整理成文,未经本人审阅)

作为PECC的名誉会长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探讨有关的问题,并同大家共同庆祝PECC成立20周年。大家知道,我是研究经济的,所以外交是外行,天凯同志(指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崔天凯——整理者注 )和几位老大使你们是内行,所以我得藏拙。我主要谈经济,外交的事请他们几位来谈。而且我是从学者的角度同大家共同探讨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对世界经济格局的一些影响,因为最近我也是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大家知道,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确实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2006年我们的GDP超过了25万亿美元,占世界第四位;外贸176亿美元,占世界第三位;外汇储备超过了1万亿美元,占世界第一位。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比较大的提高,同年我们GDP增长107%,城市居民收入增长104%,农村居民收入增长74%。这些都可以看到我们的发展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在世界外交格局里,财大气粗还是管用的,你没有经济实力,你说话就没有多少人听你的。所以我在达沃斯会议上说,5—10年以前大家说是“中国崩溃论”,就是不相信中国取得的经济成就,说这些数据是假的,结果也没崩溃。3—5年以前,人们谈的是“中国威胁论”。“中国威胁论”与“中国崩溃论”就不同了,首先承认中国所取得的成就不是假的了,是真的了,因为咱们的进出口都是真金白银,都是实际的数据。他说,你这个发展对我是个威胁。对“中国威胁论”,我们要从两方面看。当然一方面是带有偏见,特别是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的发展带有意识形态上的偏见。但另一方面,你也看到他不得不承认你中国的实力。以前,他没把你中国当回事,你中国的GDP占世界GDP总量不过是3%左右。但他现在觉得你是个值得认真对付的对手了。这可以说进了一步。2007年,我在达沃斯感到又出来一个“论”,叫“中国责任论”。就是说,发达国家说你中国现在是大国了,你得承担世界性的责任。发展中国家说你中国是我们未来的希望,你得挑头。我是说,我们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只能承担和我们的发展程度相应的有限的责任,不可能像有些大国那样什么都想管,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承担有限的有选择的责任。中国现在不是超级大国,永远也不做超级大国。这是我们国际的方针。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和大家一起共同建设一个和谐世界。这里头所有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谁也不当头,小平同志教导我们永远不当头。所以现在“中国责任论”又进了一步了,承认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了,但是要求你承担一定的责任,对发展中国家也存在一种机遇。所以,中国的经济发展在逐渐改变人们对中国的看法。当然,这个改变还需要一个长的过程,但毕竟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声音和发言权在逐渐增大。这也是外交战线上,广大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广大人民共同建设国家,增强了我们国家实力的结果。我想,这一点我们大家应该看到。但是另一点,我们也应该看到,我们也存在着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最近中央同志一再讲“三个意识”,其中之一就是忧患意识。尽管我们现在发展得很快,但是我们存在着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发展不平衡,特别我们处在工业化的中期,所以重化工业发展得比较快,这样在能源和环境方面带来的压力也是比较大的,所以今年在达沃斯有人问我,如何看待中国的经济增长。我说,我是又高兴又遗憾。高兴的是,我们预测经济增长8%,实际增长107%,我们连续四年保持增长两位数;遗憾的是,我们的节能和环境保护的指标没有完成,我们原定的单位GDP能耗降低4%,污染物排放量降低2%,这两项指标没有完成。所以应该看到,我们面临的挑战还是很多的。我觉得家宝同志在记者招待会上把问题说得是很清楚的,叫做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家宝同志讲这话我觉得确实是坦率地指出了问题,值得我们注意。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又快又好发展”改为“又好又快发展”,尽管是一字之差,但体现了科学发展观。我们必须要贯彻科学发展观,今天下午我在国家行政学院要作一个报告,就是叫“科学发展观与又好又快发展”,今天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展开了,但是我要讲的是大家一定要居安思危,要有忧患意识,要看到我们经济的发展快是一个方面,但现在更重要的是要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经济发展质量从凯恩斯学派开始,他们讲究的是充分就业下的经济平衡。但是,凯恩斯主义到70年代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中遇到了一些问题,后来就提出了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这些指标。在80年代以后,又把环境保护、消除贫困也作为衡量经济发展好坏的指标。所以现在看,要讲究经济发展的质量必须是一个全面的考虑,包括人民收入的提高,经济、社会、科技、文化、政治的同步发展,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节能和环境,消除贫困等八个方面,我们要都关注到,才能做到经济有好的发展,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经济不断增强,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样才能更好地在构建和谐社会方面发挥我们的作用。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大家知道经济全球化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潮流,按照学者的看法,实际经济全球化在资本主义的初期就已经开始,像当时欧洲国家为了寻找原料、劳动力走出欧洲,这本身就是一个全球化。最近,有个连续剧叫《大国崛起》讲的就是这个。到21世纪,我认为全球化有四个特征。第一个特征是以金融为核心。大家知道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在21世纪的经济全球化里,金融有哪几个特点呢?一是由于货币脱离金本位制和金汇兑制,它在一定程度上是虚拟化了的。这一点大家不搞金融所以不大体会得到。大家想一想,1820年英国开始搞金本位制,到19世纪末,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搞了金本位制。金本位制的意思是发行货币是以黄金作担保的,货币可与黄金自由兑换。但是,进入20世纪以来,由于两次世界大战,再由于30年代的萧条,金本位制就守不住了。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就确立了“金汇兑本位制”。所谓金汇兑本位制就是美国答应35美元换一盎司黄金,在这种情况下,你储备美元就等于储备黄金。金汇兑本位制,再加上马歇尔计划,大量的美元进入欧洲,就确立了美元世界货币的地位。但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美国也守不住了,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这样脱钩以后,货币就没有一个客观的衡量价值的标准,就在一定程度上虚拟化了,只能以它的购买力来衡量它的价值了。购买力强的货币价值高,就是购买更多的商品和劳务。金融全球化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各国货币之间的汇率成为政策的博弈。为什么?因为用购买力来衡量,购买力有两类,一类是国际购买力,一类是国内购买力。如果不买进口东西,汇率怎么变化对国内购买力没影响,国内购买的东西两块钱还是两块钱。只有到国外买东西后,汇率变化以后,你的购买力不同。国际的购买力就成了各国之间的政策博弈。就是说,货币没有具体的价值来衡量,是靠政府的信用来支撑的。英文叫fiat money,中文叫法币。政府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调节汇率,这时如果大家都考虑全球利益,可以达到一种帕累托效应,就是说大家都满意。但是,坦率地说没有一个国家是首先考虑全球利益的,先得考虑自身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就成为一种博弈。东亚危机时,美国压我们贬值,说人民币应该贬值,我们坚决不贬。曾几何时,现在又要我们升值,这都是从它的角度来考虑的。但是应该看到,我们是不能够屈服于这种压力的,屈服这种压力实际上满足了它的利益,而对世界并不利,实际上反过来对美国也不利。美国曾经试图搞过两次全球的汇率协调,这就是著名的《广场协议》和《卢浮宫协议》,结果都没搞成,日本吃了大亏,造成经济10年缓慢的发展。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大家有更多的研究,我是从金融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金融全球化发展的第三个特点是虚拟经济规模发展得很大。所谓虚拟经济,简单地说就是股票、证券、金融衍生物等等。2000年,全世界的GDP是30万亿美元多一点,但是,股市加债券达到了60万亿,金融衍生物90万亿,加起来是150万亿美元,将近GDP的五倍。去年金融衍生品大会上,我又做了一个统计,现在全世界股市的市值是GDP的12倍,最新的全球股市市值是506万亿美元,昨天公布的全世界GDP 是40万亿美元左右。全世界的金融衍生物达到了325万亿美元,所以,规模相当大。现在每天在世界上流动的资金是15万亿到2万亿美元。真正从事贸易的只有2%,98%的钱在寻找机会套利。第四个特点是资本的流动速度大大增强。大概近几年来,世界资本流动增速每年将近20%。从这些特点来看,金融全球化确实达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现在资本流动很快,通过电脑,相当大量的资金一秒钟之内可以传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所以,泰国的一个支付流动性的危机,就造成了东亚乃至亚洲乃至世界的金融都受到影响。所以以金融为核心是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特点。经济全球化的第二个特点是以知识为基础。你看,国家的发展第一步是卖原料;第二步是把原料加工成产品卖产品;第三步是输出资本,把资本输出到别的国家利用那里便宜的劳动力,利用那里的原料;第四步是输出知识。知识包括技术、品牌、标准。现代发达国家很多公司不在本国搞生产,也不在别国建厂,他就卖技术。技术卖了以后,你生产一吨产品我得收多少钱,像微软,中国装一台电脑,你就得给我多少钱。品牌就更厉害了。我到嵊州去看过领带。国产领带最高也就是588(元),还是很少,一般都是288,国外的一般的名牌588到888,国外顶级名牌888到1288。嵊州是我们的领带之乡,世界的领带很多都是在嵊州贴牌生产的。你说,他的内在质量能差那么多吗?他是靠他多年的商誉形成的品牌。标准就更厉害了。大家知道手机,第一代是模拟手机,第二代是GMS,25代是CDMA,这三代手机的标准我们都是用外国的,每一代手机我们付出的标准的费用都是几百亿上千亿美元,我们中国大,手机多。所以我们现在承诺,2008年奥运会推3G手机,3G手机目前有三个标准,一个CDMA2000,一个WCDMA,一个TDSCDMA。这TDSCDMA是我们国家自己的标准。所以我一再说,我们一定要支持自己的标准,如果用外国的标准,那几千亿又得付出去。当然,我们的标准也有我们的缺陷。现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差距是显著的,因为占世界人口15%的高收入国家,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占有了世界GDP的82%,但是财富的差距是由于知识差距形成的。所以,有人说现在世界上有两类国家,一类是头脑国家,产生知识,输出知识;一类是躯干国家,是吸收知识、引进知识、应用知识。正因为这样才形成了财务的差距。中国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能只有躯干没有头脑,我们一定要做既有躯干又有头脑的国家。为什么中央去年提出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没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没有自己的创新,我们永远处在落后的地位。经济全球化的第三个特点是以信息技术为先导。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地球缩得越来越小,最近弗里德曼写了一本书叫《地球是平的》。当然我不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他是从发达国家来看问题,觉得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对发达国家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地方,比如,它现在很多东西外包到印度,包括电话公司的服务,实际是印度人在接电话,你打个电话,顾客抱怨,实际不是美国人在接电话,是印度人在接电话。甚至美国人可以雇个印度助手,就是说,我第二天要做报告,头天晚上我把要做的POWER POINT 要求发给印度的助手,我睡觉,他那边正好是白天,他把POWER POINT 做好,发过来,第二天我一上班就拿到去做演讲,他甚至助手都雇到印度去。所以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地球缩小了,就是所谓地球越来越平了。第四是以跨国公司为载体。经济全球化,离不开跨国公司,这个大家都知道,因为企业是市场的细胞,没有企业哪来的市场?在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跨国公司名誉不太好,到了发展中国家横行霸道,或者利用发展中国家金融系统不完善进行偷税,把污染的东西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甚至有的还干预到发展中国家的政治。这些都有例子,像当年智利推翻了阿连德。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许多跨国公司开始日益注意它们的社会责任。当然,坦率地说,现在还是有些差的跨国公司,不是说跨国公司都好。特别大的跨国公司开始慢慢注意到它的社会责任和形象,因为如果它不注意的话,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就可能被淘汰。但是跨国公司在经济全球化中所起的作用确实是大的。为适应这样的21世纪经济全球化的形势,我们中国在细致地制定应对全球化的战略战术。中央决定参加WTO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参加WTO有利有弊,但是权衡下来,利大于弊。所以要快参加,因为全球化是整个的趋势,不参加(WTO)就置身于(全球化)之外。当然我说了,中国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没有中国参加的世界贸易组织,不是真正的世界贸易组织。这是双方的需要。另外还有一点,现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主要是发达国家去制定,发展中国家在里面的声音比较微弱。我们的参加有助于增强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所以,现在多哈回合中,我们中国的声音慢慢受到发展中国家的重视。发达国家也不能不重视。所以,我讲,中国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中国需要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了解中国;中国需要和世界合作,世界也需要和中国合作。这是我在WTO 一次研讨会上讲到的三个观点,在美国我也讲过几次。事实就是这样,现在看,中国的发展不可能脱离世界,而世界的一些事情也需要中国。这就是经济全球化后现在的状况,我们要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问题。第三,我们的外交政策很明确,锦涛同志提出来中国要同世界各国一起共同构建一个和谐世界。而且这个外交的方针很明确,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所以看来,我们要全方位地发展我们的外交,而且要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要利用好多边舞台。那么,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带来了一个平行的机构,就是地区经济一体化。我前年在韩国首尔PECC会上就讲过,经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并不矛盾,二者相辅相成,地区一体化可以叫做“亚全球化”,因为在一个地区的国家彼此之间地理位置临近,相互文化共通的东西多一点,交通也方便,它们之间加强合作跟经济全球化没有矛盾。当然,地区一体化一定是平等、互利、多赢和开放的,地区一体化不是排斥别的国家,但是要参与必须尊重大家共同的意见,要经过大家的同意,像现在的10+1和10+3,当然现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也想参加,我认为,它们参加也有利有弊,但是,要参加要遵守共同的规则。所以,地区一体化是开放的,并不是封闭的。而且,地区一体化对世界多极化是有利的。欧洲就很清楚。欧洲一体化,欧元出来,虽然欧盟宪法受到一点挫折,我是乐观的,将来早晚还是要有一个统一的欧盟宪法。亚洲的地区一体化也是不断地发展,10+1在南宁开会纪念10周年,就很好,现在还是稳步地在发展。现在我们与周边国家的贸易,按10+3、10+6算,已经占了相当重要的比重。而且对东南亚国家的贸易我们多数是逆差,实际上对它们的发展是有利的。随着东南亚国家的发展,实际上我们有些产业会慢慢转移过去。因为我们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劳动力价格不断提高,相应劳动力价格便宜的优势就会慢慢减弱,这样,越南这些国家就可以接过去。所以,有人跟我说,你们中国的钢铁产量世界第一,了不起。我说这没什么,因为中国现在处于工业化的中期,重化工业迅速发展,钢铁产量第一是客观规律,最初是英国第一,后来美国第一,再后来日本第一,现在中国第一,再过十几二十年可能印度第一,这是正常的。钢铁产量也带来了环境、原料、能源等问题,只是因为现在处在这个阶段,所以推上了第一的位置。第一当然值得骄傲,但也要看到客观的东西,也不是说永远第一,另外永远第一,你就坏了。对这些问题我们都要有一个辩证的看法。所以地区一体化将来可能包括经济合作甚至包括政治上的合作,因为发展中国家在很多问题上观点相近或相同,在有些问题上可能有更多的合作,经济合作,贸易合作,最后可能是金融合作。现在亚洲开发银行已提出了亚元的概念了,根据蒙戴尔的最优货币区理论,亚洲经济越来越紧密的时候,亚元的问题会提出来。现在亚洲开发银行提出了亚元的概念,当然刚开始可能还需要搞类似于IMF特别提款权之类的东西,但是从长远来看(需要亚元),因为各国之间贸易增加之后,各国之间的货币老要兑换来兑换去,效率是低的,而且其中还要有损失。但我个人看,货币一体化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欧元从提出到实现用了10年。亚洲国家有个特点就是发展不平衡的程度比欧洲更大,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的发达国家,但也有很穷的像柬埔寨、老挝这样的国家。所以,要实行地区货币一体化,各国之间发展程度不能相差太远,相差太远时,一些富国不大愿意。像欧元区实现以后,爱尔兰占了很大便宜,因为爱尔兰不够发达,所以整个欧洲对爱尔兰的支持很大。所以,我觉得亚元是一个方向,但是所需要的时间可能比欧元更长一些。但将来我认为毕竟会向这个方向走。地区在金融上也实现一体化以后,世界多极化的情况会更加明显,将来拉美会是一个极,非洲也可能是一个极,多极化的世界更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和稳定。当然这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美国一极独大这种局面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还难以改变,因为毕竟国力差得远,但是世界多极化的战略思想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最后简单说一下我对“和谐世界”的理解。我们提出和谐世界以后,我也遇到各种不同的看法。我这次在达沃斯专门有一次演讲,就是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讲,我们需要一个和谐的世界,但是,我们说和谐世界并不是说没按照辩证法,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再加上各国之间的历史、意识形态、文化等各方面的差异,它本身就是有同有异的。我们说希望建立和谐世界,就是希望这些矛盾不发展到对抗的地步,不发展到用武力、用战争来解决问题的地步,以协商代替对抗,consultation instead of confrontation,这是很重要的。怎么才能做到呢?我说要三条。第一条,尽可能要大同小异。人类在很多问题上是共同的,比如,民主、人权等尽管在解释上不一样,但是是共同的。我们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讲,我们实际上也在推进社会主义民主,保护人权也列入我们的宪法,这些都是共同的。有一些观念也是共同的,锦涛同志讲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林肯不也讲(government) for the people,by the people,of the people 吗?你还指责我们?我们也是讲这些的。所以,大家不要带着意识形态的眼光来看中国。要看到中国在人类共同的问题上与世界是一致的。我在美国讲,你们有的人是对中国不了解,有的人是对中国有偏见。这个不了解还好办,我让你了解。偏见那就麻烦了,中国无论做什么事他都说你是不对的。所以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bias is further from truth than ignorance。我讲这一段,美国议员也说,你讲得有点道理。我也是针锋相对地跟他讲,一方面要讲共同点,一方面要讲你不要强调那个“异”。要强调那个“异”,就不能建设和谐世界了。第二条,我们要求同存异。异的东西我们不要去争论它,一时也争论不完,找共同的利益、共同的事情,大家来合作好。像经济上也是这样,中美双方形成一个互相依存的地步了。我们每年的贸易顺差这么大,所以镕基同志有次在报告中讲过,以前说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现在是敌人烂下去我们也好不起来,因为你的贸易顺差没有了。所以是相互依存。另外美国人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根据摩根斯坦利的统计,过去10年美国人因为用中国的商品节约了6000亿美元。我们抬高商品价格,你们消费者不是要多付钱吗!所以要讲共同的东西,不要老是把贸易问题政治化。我就说,你们有个议员说,你看,你们来美国的船都是满当当的,去中国的船都是空荡荡的。我说,这不足为奇,因为我卖给你的东西——衣服、鞋子、玩具最需用船运,你卖给中国的是高科技产品——软件,那肯定是空运了。你们的船当然是空的了,这没什么奇怪的。不要老是挑毛病,而是要求同存异。第三要增同减异。通过大家相互接触了解,增加共同理解,才能减少误解。有人说了跟日本人谈判,他说yes,实际是说maybe,可能。日本人如果说,让我想一想,他可能就是说不同意。这是日本人的习惯。中国人的CEO到美国去,美国的CEO招待他吃顿饭,马上开始谈判。美国的CEO到中国来要谈判,中国的CEO说,先别忙着谈判,先品尝一下中国特色的风味菜,先交朋友再谈。不理解的还说,中国是怎么回事?相互理解以后,就增加了共同的东西了。所以,我说,构建和谐世界首先要承认世界是有同有异的,不承认矛盾、不承认差异是自己骗自己。但是,我们要做到大同小异、求同存异、增同减异。

(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秘书处王震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