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官网

亚太经济一体化的新方向

时间:2016/6/15 11:15:18   来源: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官网  点击:2288

 

 

中文版序

唐国强

7

前言

唐国强

9

第一章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下一步的展望

黛博拉 艾尔姆斯

2

日本的TPP之路

河合正弘

12

加拿大与TPP:短期战术与长期战略

斯蒂芬斯

28

智利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待成果

罗德里戈孔特雷拉斯

33

中国与TPP的距离有多远

张建平

42

TPP、中国与FTAAP:融合的案例

彼得派特瑞  迈克尔布鲁默 翟凡

49

第二章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初步评估

加奈山维格那拉加

60

关于东亚区域内的多轨合作伙伴关系

吉斯曼西曼庄塔

69

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阶段性设想--RCEPTPPFTAAP

浦田秀次郎

78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中国视角

全毅 沈铭辉

87

韩国当前自由贸易协定政策

郑仁教

98

澳日和澳韩自由贸易协定--给未来的启示

克里斯多夫芬德利

107

第三章  亚太经合组织

APEC2014:迎接新挑战

张蕴岭

116

亚太经济战略:促进增长,加强规则,巩固存在

马修古德曼

121

当前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合作向何处去?

彼得德雷斯代尔

131

将服务业置于APEC更加优先的位置

雪莉史蒂芬森

141

联结APEC经济体的纽带:基础设施、治理和社会融入

陈企业  叶心仪

153

APEC在促进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中的作用

刘晨阳

165

第四章  论合作框架的融合

TPPRCEP:融合的前景

罗伯特斯克莱

172

亚太经济一体化:预测前行道路

杰弗里肖特

180

韩国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战略

金三洋

186

如何在当前区域贸易谈判中推动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

威尼猜差诚

195

亚太合作日程:从区域合作向全球领导角色转变

查尔斯E莫里森

205


                         

             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会长 唐国强

2014年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次部长级会议召开25周年,也是茂物目标提出20周年。

2014年是继往开来的一年。回首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和一体化走过的25年,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始于1989年在澳大利亚堪培拉举行的APEC部长级会议。这成为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进程的官方起点。这一时期的高潮是APEC领导人宣布茂物目标,承诺发达经济体在2010年、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然而,1997年的东亚金融危机以及部门先行自愿自由化(EVSL)项目的失败,使人们对亚太经济一体化和合作前景感到悲观。

第二阶段始于1997年,一直延续到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这一时期,东亚经济体,尤其是东北亚,在东盟(ASEAN)的带领下,形成了新一轮地区主义浪潮。美国在乔治·W.布什政府时期明确实施了竞争性自由化的战略。域内的部分经济体,诸如韩国、新加坡和智利,成功与大型经济体缔结了多个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同时,一些较小的经济体组成了集团,例如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P4)。中国和日本就东亚地区主义未来发展方向提出了各自的建议,一个倾向于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区(EAFTA);而另一个主张东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CEPEA)。

第三阶段的特点是大型区域贸易协定。美国的乔治·W.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先后在2008年和2009年宣布要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从而开启了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进程的第三阶段。东亚提出全新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东盟在其中发挥核心作用。与此同时,太平洋地区的拉美成员开启了另一个具有良好前景的大型区域自贸协定(RTA)——太平洋联盟(Pacific Alliance简称“PA)。但是有些自相矛盾的是, 这些大型的区域贸易协定,一方面反映了深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需要,另一方面却造成了碎片化局面。25年前APEC成立之初,在亚太地区只有3个合作论坛和3FTA。现在,这一地区拥有25个合作机制和56FTA

回顾过去,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得以深化,期间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PECC)作为一个结合三方的非政府地区性组织一直推动这一进程。虽然APEC遇到挑战,但是它实施了强有力的经济增长战略,使亚太区域在全球经济中发挥了引擎的作用,并使APEC在全球经济版图中处于更为重要的位置。APEC致力于带动经济转型和改革,坚持茂物目标,探索重要愿景;APEC首倡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宏伟目标,极大地促进了亚太地区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推动了区域经济一体化;APEC推动发达成员和发展中成员群策群力,共同提升经济和技术合作,加强成员间的贸易和能力建设,始终坚持推动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

然而,如果区域经济合作要走得更远,APEC必须支持区域经济制度建设,推动相互竞争的机制之间以一种开放、包容、合作、共赢、透明和灵活的方式进行有效的互动,力争实现茂物目标,并开启有意义的后茂物目标议程。

如今,APEC应该成为重要思想的孵化器,并为实现FTAAP制定有意义且务实的路线图。过去8年间,APEC推动的FTAAP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愿景和有价值的目标。无数研究已经表明FTAAP将给亚太地区带来最大化的经济效益。

在实践中,APEC成员合作共建FTAAP具有坚实的基础。首先,域内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均承诺要进行经济转型和改革。第二,APEC已经在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互联互通、经济技术以及功能性合作上均取得了显著的进步。第三,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已经开辟了新领域、新标准,提供了新方法,这些可以成为长期目标设计的有利条件。最后,TPPRCEP以及其他RTA可以成为新区域安排的有用参考。

因此,我们应采取行动将FTAAP的设想付诸实施,而不是再等待下一个8年,依然仅仅停留在概念讨论上。在共识的基础上,我们应该制定FTAAP的路线图,确立目标和原则,规划一个在1015年内实现FTAAP的大致时间表。在路线图中,我们还需要在对既有成绩进行盘点的基础上,确定一系列可以采取的措施。为使路线图更加切实有效,我们还要在2014年取得一些成果,如可行性研究报告,并由今后APEC会议的主办方持续推进。

APEC应在促进TPPRCEP之间的良性互动方面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考虑到二者具有相互重叠的成员,TPPRCEP实际上是相互补充的贸易安排。它们在实现更高层次和更大范围的经济一体化上具有共同的最终目标。它们虽然不可能完全融合,但可以很好地共存,以满足不同经济体多样化的需求。二者还有共同涉及的领域,在这些领域中,应尝试实现规则的协调一致。

在这方面,也许可以创设一个自贸区信息交换机制,以促进TPPRCEP以及其他自贸安排之间的交流互动,以及相互之间的借鉴、促进、融合和补充。

无论未来如何发展,有一点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明智决策是需要智力支持的。PECC及其26个成员和准成员多年来致力于此。2013年,在温哥华举行的大会上,PECC重新承诺致力于开放的和一体化地区的愿景,此后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CNCPEC)与美国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举行了双边会议。会上,查尔斯·莫里森博士赞同我提出的建议,PECC成员经济体应积极主动,再鼓干劲,提供智力贡献。我们一致同意采取共同行动,按照PECC的习惯方式推动区域经济合作。2014年中国是APEC会议的东道主,彼得·派特瑞教授在20137月发给我一份2014年联合行动计划,其中建议之一就是出版关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专著。

2013111415日,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主办了题为“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新发展和未来方向”的国际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这更坚定了我们共同出书的想法。随后,我会又在APEC非正式高官会之前举办了APEC研讨会,汇集了关于APEC未来发展的许多重要观点。有了这些新的思想,我们决定继续出版一本论文集,由派特瑞先生和我共同作为主编。查尔斯·莫里森博士领导的美国东西方中心为本书出版提供了资金支持。

本书的作者全部是上述两次研讨会的参与者。他们能够来参加会议已非常不易,而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整理会议发言并写就这些文章更实属难得。彼得和我愿借此机会,向这些参与者作出的宝贵贡献致以诚挚的谢意。还需提及的是,本书中作者观点仅代表其个人,不能代表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全国委员会、美国亚太理事会(USAPC)、东西方中心,或者PECC

最后,我衷心地向为本书出版付出辛勤劳动的双方工作人员表示深深的感谢,尤其是彼得。除其个人学术贡献外,正是彼得在策划、有效协调合作以及审阅稿件方面所付出的努力才使本书得以最终呈现。

20146月于北京